獨/脆樂團求籤問未來副業選定奶茶店-富樂夢教育基金會-股票一股等於幾張

富達亞洲高收益基金獨/脆樂團求籤問未來副業選定奶茶店-

富樂夢教育基金會

股票一股等於幾張

。即時熱搜[

文森佐線上

,

精密鑄造

],由情侶檔丁丁、Skippy組成「Crispy脆樂團」,成軍將近10年,日前剛完成新專輯《有多少光就有多少黑》的北中南三地的專場巡演,凡事親力親為的他們,幾乎包辦演唱會大小事,兩人在接受本刊專訪時Skippy就表示:「想說學會了些東西,想自己做,現在也來不及找別人做,

慈濟基金會統編

因為已經都做完了。」一旁的丁丁也默契十足的說:「有時候不知道怎麼辦,就全部抓在一起。」兩人都笑說自己是完美主義者,根本就是被自己綁架的囚犯。「Crispy脆樂團」由情侶檔丁丁(左)、Skippy一起組成。(圖/好多音樂提供)演藝事業看似順遂的兩人,其實在2015年曾遇到撞牆期,無解的兩人當時還特別去拜拜求籤,

基金c05

「在日本跟日月潭兩個籤出來的結果都是一樣,就是要我們『等待』。」Skippy表示因為想在音樂上有更多可能性,兩人能做的事情有限,就不能繼續單打獨鬥,在與陳建騏老師合作後,去年脆樂團更以《你快樂,嗎》專輯入圍金曲最佳演唱組合。成軍將近10年的脆樂團,日前推出新專輯《有多少光就有多少黑》。(圖/好多音樂提供)「既然已經入圍過了,反而沒有什麼壓力」,兩人異口同聲表示得獎是一種緣分,新專輯推出反而是一種壓力的釋放。對於明年7月7日成軍即將屆滿10年,Skippy直說沒想那麼遠,現在只想要等宣傳期過後一起找個地方度假、好好寫歌創作:「寫歌其實是一種放空,沒有壓力的寫歌是很享受的。」Skippy(前)和丁丁兩人對於做音樂甘之如飴。(圖/好多音樂提供)對於最愛的音樂辛苦的甘之如飴,Skippy表示兩人分工明確而且很精密:「總觀來看,我們走這行覺得沒有比較不累,

老王娛樂城換現金

反而身邊朋友更辛苦。」雖然都是臺大機械所畢業,

基金定投

丁丁也補充說:「以我們的個性,可能做其他的工作更累。」至於接下來還有什麼想完成的夢想?愛喝奶茶的Skippy立刻說要開個飲料店,「重點不是要賺錢,是對自己的嗜好的一個交代。」笑說LOGO什麼的都讓丁丁負責就好,丁丁也在一旁微笑表示贊同,小倆口完全就是老夫老妻一樣的自然相處。 文章源自於CTWANT,日盛全球抗暖化基金
Scroll to Top